第483章 鬼王往事

这他妈是能射落太阳的箭!

陈青惊呼:“停!”

断手停下了动作,但……没有完全停下。

它顿在那里,僵在了那里。

小诸葛突然道:“主公,可曾听过一句‘开弓没有回头箭’?”

陈青急了,但现在还没开弓啊!

“这一箭缩不回去?”

断手空出一根食指,点了两下,多半是点头的意思了。

陈青急了。

去过死太阳,才更能深切明白这一箭之威的可怕。

——即使没有拉满,即使只拉了一成不到,陈青也万万不敢在塔里试这一箭。

一个意念,将断手连同落日弓一道带到了鬼府。

来到了一处山头,烛蛇之眼望去,方圆十里,没有人烟。

陈青松了口气:“放吧。”

断手一听,松开扣住弓弦的指头。

嗡——

一阵庞大的金光荡开,以所站的山头为中心,蔓延向四方。

这毕竟是落日弓迸发的气息!

许多零星鬼宠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已晕厥倒地。

而那金光缠成的箭矢虚影,直冲入天,没入了的遥远的云层。

直到消失在陈青视野里,陈青才松了口气。

喜怒交加。

喜的是终于有“人”能拉开落日弓了,怒的是能拉开弓的,竟是逢蒙的断手!

逢蒙是谁?

叛徒!

这让陈青像是吃了只苍蝇,说不出的难受。

这就好像缴获了倭寇倭寇倭寇的坦克,结果我方所有人都不能用,只有俘虏回来的倭寇倭寇倭寇会用!

这特么跟谁说理去?!

不行!

不行不行!

这断手得认主!

塔里有些是没认主的,比如巨婴小炎——就是火土本来的小王子。

比如小诸葛。

但这些陈青信得过,逢蒙的断手明显不在此列。

必须得弄死!然后认了主!

陈青才安心。

当下,一个意念回到了石船。

钟馗不在。

钟馗好玩,每天必须得做点啥才行,如今血池已经安稳下来,石船也已装好,镇魔塔里无事,他又杀向了第五层。

“馗宝?馗宝!”

片刻,钟馗出声:“咋了青宝?”

将事情说了,陈青才问:“馗宝,这断手算鬼物么?”

如果算,那是最好,剁碎了,镇魔塔自然会将它契约。

但如果不算鬼物,剁碎了就剁碎了,可就没人再能拉落日弓了!

“算!”

钟馗给出了答案。

“妥了!”

陈青松了口气,看向断手。

它似已经脱力,像真·断手一样躺在了地上,陈青唤出乾坤童子:“小虎,弄死它!”

乾坤法则能破金刚不坏,即使逢蒙还在世时,小虎也能伤他的。

小虎点头,乾坤法则扔出,轰在了断手之上。

玄冥真水与太阳真火猛地撞在一起……

砰!

断手连同方圆百米的土石碎成了齑粉。

下一刻,逢蒙断手出现在了火塔里。

火塔九个鬼宠位,加上断手,已有八个。

只差一个就满了……

陈青突然想到了“鬼王”。

按理来说,每座塔鬼宠位满后,都会召唤出鬼王。

钟馗,是时间塔里的鬼王。比如前世摧毁了西明市的鬼王——也就是金塔里的鬼王。

金塔鬼王在血月没来时,就被八柱国联手镇压,强行按给宫画骨,做了她的鬼宠。

韩渊身死,鬼王也同时身死。

那么……

火塔召满了九只鬼宠,也会有鬼王出现么?

如果火塔与时间塔是同样的逻辑,那么这只鬼王一出现,魂力就能达到道尸七八重,而战力……恐怕还不止。

嘶……

陈青突然觉得棘手起来。

金塔的鬼王与韩渊同时死去,但火塔的鬼王……搞不好还在!

因为烛蛇春台坊生死一战中,他只召唤了五个鬼宠。

按理说,那种时刻,他会底牌齐出,将所有鬼宠都召唤出来的。

会不会烛蛇眼光太高,一般的鬼宠瞧不上眼,以至于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召满九只?

也就是说……

鬼王依旧存在?

想到这里,陈青立刻出现在韩渊面前:“渊子,话说金塔的鬼王是什么东西?”

“一个金属性的……魔,嗯……拿两把大锤,尾巴很长,超硬,很顶的!”

“当时我说这鬼王值得培养,但他们说风险太大,不让小骨培养。”

“妈的!想想就来气!原本以为御鬼军能多一强力鬼宠呢,小骨说穿了就是个人型监狱,负责关那只鬼。”

陈青听完,渐渐有些出神。

嘶……

金塔,关着金属性的鬼?

那自己的时间塔,关着的是钟馗,钟馗与时间有关么?

雷塔呢?鬼王可还在?

火塔的鬼王如果还在,会是一只火鬼?

陈青好奇起来,要是换了以前,肯定得随便契约一只小鬼,看看鬼王到底啥样。

只是如今觉醒了道,不能轻易沾因果。

鬼宠,是要负责的。

自己可不是心血来潮养猫狗,又随意丢掉的low货。

一想到这,陈青顿时又摸到了天机这里。

麻衣很惨……

还在担水从高处浇下。

心中默哀三秒,找到天机。

“前辈,雷塔里是不是存在一只鬼王?”

很意外地,天机没有沉默,语气有些不满:“界主大人,称呼这等人物为鬼,不妥吧?”

陈青一呆:“人物?谁?”

天机再次陷入了沉默。

陈青有些抓狂!

恨不得将这老头摁在地上,强行撬开他的嘴!

又旁敲侧击问了许多,老头一概沉默。

陈青牙疼!

肺也疼!

在陈青抓狂之际,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落日弓射出的箭矢,仿佛导弹,在高空中拐了个弯,奔行数百里,轰向了飞在忘川河上的一队云辇。

“敌袭!!!”

“敌袭!!!”

云辇上的人是高手,在这千钧一发的功夫,云辇之上青光迸发,一个钟影浮现,上面无数佛文,隐隐还有佛诵之声。

铛!

箭矢与钟影相遇,青钟没有一丝阻碍,瞬间迸裂!

荡开一道庞大的冲击波,将云辇队伍推得四零八落,推地底下的忘川河凭空出现一个一里多的凹陷。

砰!

当中的云辇破碎。

“长老!”

“长老!”

几人惊呼出声,将一人救起。

一个满是白发,一片祥和的老者吐出几口血,萎靡不已。

“长老!这是谁在暗算我们?!”

“呵呵……”长老祥和的脸上平静,但隐隐有阴霾要发作,只是缓缓点头:“看来此次占河大会,有大人物不欢迎咱们呀!”

周围几人面色都是一变:“这是给我们的下马威么!好大的胆子!”

一个娇小女童可爱的眉目间满是戾气,冷喝道:“许多年了,已经许多年了,有人敢对我长老殿出手了么!”

她一发怒,其余众人都额上见汗。

女童冷冷喝道:“那此次,便让三千鬼府看看,谁才是天下正统!”

“亮旗!”

云辇队伍重整旗鼓,一条真龙虚影浮现,笼罩住了所有云辇,而那真龙虚影背上,本该是鬃毛的位置,是一条浑厚的长城。

长城,来了!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