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九大深渊王者齐出手,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原地,

秦寒闻言,不咸不淡道:“怪不得你会冒着风险回来,原来是想打剑庐至宝的主意。”

“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深渊之王:“小子,你给本王说清楚,已经晚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有人得到了至宝?”

“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回答,等下本王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本王让你余生,生不如死!”

秦寒扫了他一眼,眼睛一眯,

“你想知道,简单。”

“把你身边穿着紫金衣服的老头给我弄死,我就告诉你。”

那炼器宗长老一听,顿时急了,

“小子你怎能如此不识好歹,老夫喊你,那是让你跑。”

“你怎么还记恨上老夫了?”

秦寒没理他,看着深渊之王,

“杀不杀?”

深渊之王:“哼,小子,你少撺掇本王,这炼器宗的长老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带回去有大用,岂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杀人呢?”

炼器宗长老听后,居然附和道:“对对对,老夫很有用的,哪像你这个小家伙,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

“大王(念代),老夫懂得一些逼问之术,要不让老夫出马,将此子收拾一番,等下保准问他什么就说什么。”

对面,

“既然不杀,那我就连你一起杀了吧。”

秦寒表情忽然变得平静,

单手背在身后,

缓缓转过身,

背对三人!

一股孤绝的气势,陡然而生!

这一幕,让三人猝不及防,

尘潮汐:“青莲兄的气势为何变得好雄厚啊,我甚至能感到他体内一股恐怖的剑意正在酝酿。”

深渊之王眼皮一跳,“你一个刚入门的凡人弟子,居然敢说出杀本王这种异想天开的话?”

炼器宗长老:“此人脑子有问题吧?”

正当三人疑惑时,

只见秦寒的背后,

唰的一声,出现一个雪白的剑匣,

其上梨花活灵活现,

同时,

秦寒冷漠的声音徐徐传来,

“你不是想知道至宝被谁得去了吗?”

“马上你就能见到了。”

“梨花剑匣!”

随着秦寒的声音传出,

身后的剑匣凌空开合,

露出了里面五颜六色的神剑!

“你我无冤无仇,却要害我,这第一剑,便赐予你吧!”

“赤子心!杀!”

下一秒,

就见一道鲜红色的飞剑从剑匣中飞出,

划过一道长虹,锁定了炼器宗长老,

朝着对方悍然杀去!

梨花剑匣,锁敌极快,

那深渊之王刚反应过来,

就见身边一蓬血花爆开,

那炼器宗长老的气息,当即湮灭。

这一幕,

快的令人发指!

一股冷气从深渊之王的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吓得他,当即扔掉炼器宗长老的已经支离破碎的身体,

划开虚空就跑。

“好恐怖的至宝,比之前秦寒那厮使用的至宝都要恐怖十倍!”

“他这至宝,出手迅疾,防不胜防!”

原地,

秦寒轻轻道:“梨花剑匣,在单体杀伐这块无与伦比,你岂能逃脱。”

果然,

当那深渊之王突破重重虚空时,

身后一道红光却紧追不舍,

吓得他脊背发凉,

咬着牙施展了召唤术,

“速速救我,再不来本王就要死了!”

虚空中,传来了一道道饶有兴致的声音,

“哎呦,是什么东西居然让深渊之王感到害怕。”

“都说他是废柴,压根不配和我们同列王位,出去一趟,被人打成了丧家之犬。”

“都别说了,过去看看再说,深渊之王实力虽然一般,但能够逼得他如此狼狈的高手,也不多。”

随着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

深渊之王的周围,一道道伟岸的身影隐现。

当见到那红光时,

几个深渊一族王者级别的人物,神色俱是一变,

“好锐利的飞剑,此剑之威,绝对是至宝级别。”

“幸好深渊之王这家伙跑得快,又利用了重重时空的阻隔,不然他的小命早没了。”

“可惜了,最多再过一会儿,这家伙绝对会被追上,斩杀!”

“别废话了,赶紧救他吧,再怎么说也是我们深渊一族的王者,死了可惜、”

一名长着黑色双脚,跟一个天牛成精般的黑铁怪物触角上电弧闪动,

咔嚓一声,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道镜像,

其中赫然是正闭着眼睛,负手而立的秦寒。

“此人就是飞剑的主人,那飞剑,除非深渊一族皇者级别的任务携带深渊圣器才能抵挡一二,但此人看起来并不厉害。”

“我们杀了他,深渊之王的危机即刻就能解除。”

随着这家伙话落,

秦寒的周围的空间忽然迸发出道道的波纹,

下一秒,

足足九道恐怖的攻击从其中钻了出来,

他甚至都来不及抵挡,

那九道攻击便击中了他。

原地,

一股股恐怖的能量猛然迸发,彻底将秦寒淹没。

一道恐怖的蘑菇云,轰上了天阙,

恐怖的冲击波,硬是将数千里的地域生生犁了一遍,

甚至都将剑庐的护宗大阵给震的一阵晃动!

“好恐怖的威势!”

“究竟是何人出手?难道这是冲着我剑庐来的吗?”

剑圣:“痴儿,你和竹剑长老一起去探查一番。”

剑痴闻言,心下有些古怪,这秦寒刚走,剑庐旁边就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

这事,十有八九可能真跟那小子有关系啊!

如此巨大的声势,这小子究竟跟什么强者打上了?

……

虚空中,

见到秦寒的身体被淹没了,

当即就传来几道轻松的声音,

“哈哈,解决了!”

“面对我们九大王者一起出手,这小子居然连反应都没有。”

“此刻怕是被轰成渣子了吧。”

“就这!深渊之王那蠢货真是废物,连这点小事就搞不定。”

“就是,挡不住至宝,但能杀了用至宝的人呀,这点临场决断都没有,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混上王者席位的。”

“我听说他跟某个皇者有血脉关系,估计是因为这个。”

“裙带关系,果然是废物,以后离他远点。”

正当几个王者窃窃私语时,

却听深渊之王无比焦急的声音传来,

“你们怎么还不帮忙?就差一丝本王就要被追上了!”

九大王者闻言,

心下一突,

目光看向爆炸的中央位置,

此刻,

赫然有一个身上流转着七彩流沙,

连根头发丝都没乱的俊秀少年缓缓走出。

他目光朝着周围一扫,

冷冷道:“既然你们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