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穹顶之外

恒沙星空世界,南疆,诛魔古星空战场,时值第六次天魔战争。

战争已经打了两千多年,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只见无垠深邃的星空中,宇宙尽头的世界壁垒被撕裂出一个长达数百光年的巨大裂口…

裂口被越撕越大,不住的扩张着,巨量的空间透过裂口,流入对面的天魔星空世界,甚至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银河流淌过去。

星空无时无刻不在震荡,世界在悲鸣。

古星空战场上,到处都是被撕裂的星球,陈横于星空中的巨大尸体。

战线被拉的很长,恒沙星空世界这边的诛魔同盟以星球作为基底,无数颗星球共同构建出了一道星河壁垒,作为防御阵地。

于从世界裂口中冲出来的天魔们浴血厮杀,奋战。

每天都有无数生命永远的倒在战场上,可即便如此,恒沙星空世界依旧无法止住颓势,不住的后移着战线。

诛魔同盟的盟主武嬴此刻正于群魔之中浴血奋战,抬手一抓,便拉来一条星河,而后狠狠一捏。

那条星河中的全部星辰都聚变为燃烧中的恒星,朝着天魔军队暴力抽去,而后炸开。

整片古战场都被映亮了,无数天魔士兵于耀眼的火光中化作无形。

可武嬴的眼中却满是疲惫:

“有完没完!第六次了!究竟何时才是个头?”

“凭什么他们就能过到咱这边来?咱去那边就会被排斥?星空世界中的能量总和不应该是固定的,不能与其他世界互换么?”

然而天魔星空世界却打破了这一规则,六次天魔战争了,前五次虽说都抵御住了,但恒沙星空世界却被天魔星空世界不断的蚕食着。

世界本源不断的流失,吞噬,导致星空越来越小,蕴养出的强者数量也逐渐减少,进入一种无法打破的恶性循环。

可天魔每次卷土重来,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武嬴不知道,这样的战争究竟何时才是个头,恒沙星空世界还真的拥有未来么?

副盟主百怜咬牙道:

“还有希望,我们还有帝君在,他一定可以踏出那一步,诛尽星空群魔,拨云见日,还恒沙星空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哦?是么?”

话音刚落,百怜身后便出现一道漆黑的魔影,浑身皆由漆黑的能量构成,其中仿佛埋藏着无数的星辰,一根漆黑魔角冲天。

天魔之主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抬手一把抓住了百怜的脖颈,汹涌的吸力迸发,百怜体内所有的能量,包括生命源质都疯狂的朝天魔之主涌去。

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天魔之主狞笑着:“与其祈求你们的什么狗屁帝君能结束这场天魔战争,不如求我放过你!”

“我才是尔等卑贱存在的唯一真主,不会有第七次天魔战争了,恒沙星空世界这一次就会彻底归我们了!”

“天魔来者不拒,吞吃所有能量,分裂繁殖,弱者只配成为粮食,我们天魔做事,就是这样!”

武嬴见百怜危险,急忙去救,可同样没能逃过天魔之主的魔爪,也被控制住吸收能量,而天魔之主的脸上也露出享受的表情。

“等着看好了,我会杀了你们的狗屁帝君,吞掉整座星空,而恒沙星空世界也不会是我的终点!”

“知道么?星空世界远不止一座,而是一座挨着一座的,据说有九重天,我会一座座的征服上去,带着我们天魔星空世界做大做强,直到世界尽头!”

武嬴跟百怜极速虚弱下去,满眼的痛苦之色,只见武嬴瞪眼道:“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天魔之主狂笑着:“跟我这么说的人,一般也都没有好下场!”

说话间便加大了手上的力量,而百怜则是望向星河壁垒中,帝星的位置,满眼不舍。

“计尘…”

也就在这时,那颗中子帝星上,盘坐在其上的年轻人缓缓起身,随着他的起身,其身上泛起澄澈的天蓝色光芒,一股骇然威势盖压全场。

这一刻,仿佛他才是整座星空的中心。

缓缓睁开双眼的计尘望向纷乱的战场,无数天魔,低声喃喃着:

“打的已经够久了,这场战争…是该结束了!”

一道天蓝色的涟漪以其为中心骤然扩散而出,其脚下的中子帝星当场裂解为最原始的分子,又从分子裂解为最纯粹的能量。

而这道涟漪以超越光速的速度疯狂扩散着,凡是被涟漪扫中的天魔战士,尽数分解为最原始的能量,归于星空。

即便是他们逃的再快也没用。

天魔之主满眼狰狞,怒吼着计尘的名字,抬手朝那天蓝色的涟漪按去,试图吸收那股能量。

可触碰到的瞬间,他的手臂竟然也被裂解为最原始的能量。

其瞳孔暴缩,疯狂的后退,满眼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达到界主级了?恒沙星空世界意志怎么可能允许你突破至界主级?”

计尘淡淡道:“我说服了祂,我不破境,消失的就是恒沙星空世界了…”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才是!”

转眼之间,古战场上全部天魔都被计尘的裂解涟漪绞灭。

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天魔战争,被计尘凭一己之力结束了…

天魔之主暴退,穿过世界裂缝,回归了天魔星空世界,满眼的不甘。

可世界裂缝却也在极速弥合,因为他知道,自己绝不会是界主级的计尘对手。

“往上打不通,那老子就只能往下打了,计尘,给我等着!我仍会卷土重来的…”

“下一次,死的就会是你了!”

然而计尘却眯眼道:“有一点你说的不错,天魔战争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而战争何时结束,也不该是你说了算的!”

“而是我!”

这一刻,世界裂缝突然停止了弥合,天魔之主心中一惊,他难不成是想要…

只见计尘一步迈出,人已经冲进了天魔星空世界,大手直接捏在天魔之主的脖子上。

他的身子在疯狂的分解,化作能量,被计尘吸收。

其满眼的惊恐:“不!不要,我们可以合…”

话还没说完,天魔之主便已经彻底分解,被计尘吸收殆尽。

只见计尘望向天魔星空世界,星空中一片漆黑,只有寥寥星辰闪烁,整座星空中一片空荡,贫瘠,还有无数飞舞着的天魔。

整座天魔星空世界中唯有天魔一个物种,其他的种族早已被灭绝,就连星空中的物质都快要被吞吃殆尽了。

计尘眯眼:“哼~这样的种族,也没必要存在了,斩草…需除根!”

其身体中迸发出巨大的吸力,吞噬着天魔星空世界中的一切,身子化作一道流光,直刺星空深处。

任凭世界意志如何排斥,也无法阻止计尘…

武嬴与百怜都焦急的等在世界裂缝前,还有那数之不清的诛魔同盟军。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第六次天魔战争就这么结束了,一切都如在梦中。

而如今,他们正在等待着计尘归来,世界裂缝外,早已是一片混沌。

不多时,计尘从世界裂口中归来,身后那上百光年的界壁裂口也逐渐弥合。

“天魔已除!天魔星空世界已然破灭!日后再无天魔战争,这浩瀚星空,终归盛世!”

这一刻,全体诛魔同盟军都兴奋的欢呼着,庆祝战争结束,同样也在庆贺新的时代开启。

武嬴跟百怜都兴奋的迎了上来:

“接下来…你想怎么做?那一步,你真的跨过去了么?”

计尘笑着点头:“是啊?跨过去了…接下来么?或许…我会离开这里吧?恒沙星空世界里,已经没有可以给我走的路了…”

“怜儿…你应该了解,我绝不甘一生止步于此,镇压恒沙星空世界万古,那…不该是我的活法…”

百怜的眸光一黯:“欸?你要离开了么?去哪儿?”

这一刻,计尘的眸光望向深邃星空,喃喃道:“不知道…都说世界不止一座,共有九重天,而我想去看看…世界的尽头…”

“我验证过了,恒沙星空世界的星域虽说依旧在膨胀着,但它却是皮球型的,浩渺无垠的星空,或许也只是一层球皮,一层夹心,而天魔星空世界,也是同样的形状…”

“我想看看,球的内部是什么,世界的真相…又是什么?”

见百怜都快哭出来了,计尘灿烂一笑:“放心…我可舍不得抛下你们,我并非是自己去,而是…带你们一起…”

武嬴一怔:“你要怎么带?”

计尘没说什么,全身迸发出恐怖的吸力,将周遭的星空尽数拉进自己体内的世界中去…

武嬴满眼骇然,他是想带整座恒沙星空世界一起么?

这…这…

然而世界意志却激烈的反抗着。

计尘淡淡道:“真要留下么?你应该清楚,自己的世界本源已经被天魔星空世界吞的很弱了,天魔战争结束了,再待在这里,还会有其他的世界入侵过来,你终究还是要消失的…”

“我可以带你走,并保留你的意志,并以自己的世界反哺于你,但前提是,你要打开枷锁…”

最终…恒沙星空世界意志还是放弃了抵抗,被他完整的装进自己的世界。

这一刻,孤身一人的计尘身处于混沌虚无之中,望向身前的世界壁垒,眼底泛起神芒。

“我倒要看看…世界的尽头,究竟为何!”

只见计尘一头撞穿了界壁,孤身一人闯入另一座星空,于这里,他看到了迥然于恒沙星空世界的文明。

可他并未停下脚步,也不管世界意志的排斥,以极快的速度横跨这座星空世界,将世界壁垒再度撞穿。

就这样,他一连跨越了九座星空世界,然而横在身前的,仍旧是浩瀚的世界壁垒…

计尘紧握双拳,算上被自己灭掉的天魔星空世界,已经11座了。

而听天魔之主说,后方仍然是存在有星空世界的…

九重天?何止九重天?

自己到底身处于何处?所有的星空世界又是从何而来?

这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计尘钢牙紧咬,一往无前的再度踏上旅途,横跨一座座世界。

就这样,百个…千个…万个…无数个…计尘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跨越了多少世界,向前走了多远。

他见识过无数星空文明,也曾被人当成入侵者围攻,他不知道路的尽头究竟在何方,时间于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计尘只能向前,而跨越了无数世界的他总结出来一个规律,似乎越前方的世界,就越年轻,星空文明也就更原始…

或许…自己离尽头已然不远,而这也是支撑计尘继续下去的唯一动力。

终于,前方的世界再也没有文明了存在了,甚至星辰都还是无尽尘埃形成的宇宙网,星空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高温,一切都处于熔融态。

就这么再度跨越百十来座世界,他终于见到了,见到一颗大到无边无际的热核。

时间,空间,一切的一切在那颗热核前都变得毫无意义,即便计尘已是界主境,依旧震撼于这颗热核的伟力。

那究竟是怎样宏伟的力量啊?

正当他想要对热核一探究竟之时,那颗热核猛的剧烈收缩,化作无穷小的奇点,瞬间爆发。

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计尘用尽全身的力量防御,抵御着能量冲刷,宇宙大爆炸那一瞬间的高温几乎将他焚尽,恐怖的能量甚至将他的身体撕裂的千疮百孔。

他几乎原地去世,但也因此见证了一座崭新的星空世界诞生,而大爆炸过后,那颗热核仍在!

计尘头皮发麻,满心的震撼,所以自己一路跨越过来多如恒沙数的星空世界,全都是源自于这颗热核么?

每一次爆炸,就创造出一座新的星空世界,将原有世界往外推,就宛如同心球,洋葱的结构一样?

恒沙星空世界,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夹层罢了,天知道后面还有多少座世界?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么?

热核创世?无限衍生?

就在计尘思虑的同时,那颗热核竟再度收缩,计尘不管不顾,死命的冲向热核!

他可抵不住几次宇宙大爆炸!

如果真相就在那热核中的话,计尘就算是死,也要冲入其中,一探究竟,或许自己未来的路,就在其中。

就在热核爆发的刹那,计尘一头撞进热核中。

无尽的高温将其包裹,他的身体正在被逐渐焚毁,就连体内的世界也在疯狂崩塌,根本扛不住一点儿…

其满脸的痛苦,可眼中却满是执拗与不甘…

就这样…结束了么?

最终…也没能得见真相。

好不甘心…

就在计尘即将被热核彻底融化之时,其耳边猛的响起一道声音:

“你这小崽崽,怪淘气的嘞~往热核里钻?不要命了啊?”

计尘懵了,哪里来的声音?幻觉么?

可下一刻,一股温暖的力量将其包裹,他的身体,以及体内的世界全都停止了崩坏!

一股恐怖的界源能量注入至计尘体内,世界开始复原,伤势也尽数恢复。

计尘满眼的兴奋,不是!不是幻觉!

这股能量,不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世界本源么?最初源的力量!

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眼前的世界陡然变得一片黑暗,随即亮起微光。

当计尘再度睁眼之时,他已经站在了一片散发着赤红色光芒的巨大山丘上,这里一片虚无。

空间,时间于这里毫无意义,更没有什么方向,周遭一片漆黑…

“这…究竟是哪儿?”

真理之地么?

可当其视野放大,终于得见全貌。

自己站着的,哪里是什么巨大的赤红山丘之巅?

而是身处于一尊赤红色天神的掌心之上,脚下的山丘,不过是祂的掌纹而已。

这尊赤火天神法相太大了,大到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

只见这尊天神正半蹲着身体,全身覆盖着赤红色的铠甲,一手托着自己,另一只大手,死死的按着一尊诡异的生物。

那诡异生物躯体半点也不小,无形无相,触手不住的蠕动着,像是一只能够变形的章鱼,浑身漆黑,身上分泌出散发着强烈不祥气息的污泥。

此刻正被赤火天神按着,恐怖的赤红色能量对其疯狂输出,轰的它尖鸣不止,但就是无法挣脱赤火天神的掌心。

而那恐怖的能量,即便是发散出的一缕,就足以崩坏世界了。

计尘脸都白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那黑不拉几的东西要是碰自己一下,自己就得死!

实际上…情况比计尘想象中的严重多了…

他的身体正在不断的被这片虚无之地蚕食,分解,不出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会被彻底碾碎,消亡。

以他界主级的实力,光是待在这里就已经要死个屁的了。

计尘满眼的惊骇,还是要死么?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其身上亮起微光,一只橙黄色的光球亮起,将计尘包裹。

那种即将消亡的感觉终于消失了,计尘松了一口气,猛的回头望向身后那人。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容貌很是年轻,一头黑色的短发背在脑后,一脸慈祥的望向计尘。

“小家伙儿…回过神来了?”

计尘咽了口唾沫,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又看了看那尊赤火天神。

这俩长的不是一样的么?

“您…您是谁?创造了世界的真理么?这又是哪儿?那个黑不拉几的东西是什么?”

只见那黑衣年轻人笑着:“真理?那是什么破玩意?”

“我跟你一样,也是寰宇级的存在,只不过我比你强了一点点…”

说话间朝计尘举起手指,笑着捏出了点距离。

“至于名字嘛,叫我萧吹火就是了…”

计尘咽了口唾沫:“您也是界…寰宇级?怎么可能?”

他指着赤火天神,一脸的不可置信。

自己光是待在这里就要死了,萧吹火却行走自如,而且这赤火天神,随便一缕能量就能灭了自己。

他口中的寰宇级,应该就是界主级吧?只不过叫法不一样,都是拥有自己的小世界那种存在。

萧吹火笑道:

“怎么不一样?只不过我的世界比你的多了一点就是了,而你…就是来自于我的世界里!”

计尘麻了,你那叫多一点啊?

你知道我跨越了多少世界才来到热核中心的么?

虽然都是寰宇境,但两者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啊?

合着我费劲吧啦修到星空最强,冲出层层世界,最终也只是发现,自己是别人的体内世界里诞生出来的?

此刻计尘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萧…萧前辈…这里…又是哪?”

萧吹火仰头望向无尽的漆黑:

“这里啊…我们管它叫做穹顶之外,是凌驾于界源禁海之上的更高维度…”

“啊对…界源禁海是啥你应该也不知道,就不给你详细的解释了,不过你也挺倒霉的,刚从小世界里冲出来,就直接来穹顶之外了…”

“正常应该再去无垠大世界里历练一下什么的,你的生命层级太低了,没法于穹顶之外生存。”

计尘眼神一亮,果然是有路走的啊?

“无垠大世界?怎么去?”

萧吹火一怔:“你们那儿没有无垠界塔么?”

计尘一脸懵逼:“啥是无垠界塔?”

这回反倒是轮到萧吹火表情僵住了,完犊子,出来太久没回去了,新诞生出来的好多世界都没放无垠界塔。

甚至新诞生出的世界都有寰宇级的冒出来了,怪不得这小娃娃闯进热核里了…

自己太过专注于战斗,很久没查看自己的热核世界了。

“咳咳~不重要,一会儿我想办法送你去一下好了。”

计尘连忙抱拳:“谢过萧前辈,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穹顶之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这些黑不拉几的不祥之物又是些什么?又为什么要跟祂们战斗?”

萧吹火望向被赤火天神压住的漆黑生物,眯眼道:

“之前跟你说过界源禁海,我等皆是来自于界源禁海中的世界泡,只不过我等脱离了世界泡,跳出了原有的世界而已!”

“你是于我的世界诞生出来的,而我来自于南界海中的万族星空世界,严格来说,你也算是我们南界海的人。”

“而界源禁海也不止南界海一座,而是有无数座,其中的界源能量,就是从这穹顶之外流入的…”

计尘认真的听着,萧吹火所说的一切已经完全颠覆了计尘的世界观,其满眼的震撼,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然后呢?”

萧吹火淡淡道:“如果将界源禁海比做是鱼塘,那么我们就是跳出鱼塘的鱼儿,是无视真理,破坏规则的人,是必须要被抹除的存在!”

“而这些黑不拉几的玩意,我们管其叫做葬界者,一旦某个界源禁海中出现了无视真理,破坏规则的人!整座界海都会被葬界者抹除,祂们是我们的死敌!”

说到这里,萧吹火顿时加重了手上的力气,不屑道:

“因为惧怕我等,所以便要消灭?呵~什么狗屁真理?至高法则?老子可不管那套!规则要抹除我等?那就打破规则!真理要灭杀我等?那就颠覆真理!”

“规则就是用来被打破的!有朝一日,我等必颠覆穹顶之外,斩尽葬界者!保众多界源禁海,无数世界泡安然无恙,生机盎然!”

“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计尘听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满眼兴奋,他看到了…自己未来的路,究竟在哪儿…

“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加入进来的!”

萧吹火笑着:“你还是先去大世界里好好磨炼下自己吧,穹顶之外,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只可惜,进了穹顶之外,南界海里你是暂时回不去了…”

“等下我会将你送回南界海那边,一直往回走,最终你会看到一座完全由空间构成的南墙,也叫穹宇长城,然后去找一个叫江南的家伙,他会将你送进无垠大世界的。”

“你就说自己是萧爷爷世界里的人,他会多照顾你的~”

计尘傻眼了,不是…大世界之主,都得管萧前辈叫爷爷么?

眼前这尊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

“江南么?我记得了…只是萧前辈?您不跟我一起回去的么?”

萧吹火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有事没做完,等镇死这尊葬主再说…”

“去吧…”

说话间,萧吹火一指点出,包裹着计尘的橙色圆球瞬间弹出,转瞬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而站在圆球中的计尘此刻才看到,无数身躯庞大的葬界者飞舞着,疯狂朝赤火天神撞击而去,可却无一只能近他的身。

那尊赤火天神就这么压着那只葬主,岿然不动…

计尘依旧满心的震撼。

再望向穹顶之外的世界,只见一条极其庞大的银灰色能量长河自上而下,缓慢的流淌着…

体型极其巨大的葬界者,于那界源长河跟前也渺小如尘埃…

而这界源长河也分出无数的分支,这些分支的尽头全都突兀的消失掉了,显然是流进了一座座界源禁海中。

目光所及之处,无数葬界者环绕界源长河飞舞着,密密麻麻,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计尘完全不敢动,因为一旦出了橙色圆球,就是个死!

橙色圆球载着计尘顺着界源长河一路向下,一路上,他看到了七八个气息强悍到极点的存在正与葬界者厮杀不休。

光是散发出的气息就让计尘心惊胆战!

这样的战场对自己来说的确太早了…

他甚至还看到一个身披星光,手持星光长剑的白衣黑发男子,刹那跨越界源长河,一剑斩出,便是万千葬界者覆灭。

而他的眼底,则满是兴奋之色。

终于,一路观光的计尘终于看到了所谓的南墙,其名穹宇长城!

其完全由空间晶体构成,将整座穹顶之外一分为二,不让一只葬界者穿过南墙。

而这南墙上,却由空间晶体画着一个硕大的表情包,满脸嚣张,朝着葬界者们比出中指,隔着老远都能看到。

[南凸(?°?д°?)凸墙]

计尘额头暴汗,嘴角直抽:

(??ω?? ?)“他…认真的么?”

ps:第二章番外更新啦,七千多字呐,诚意满满嘞,以后每个月要是新书剧情顺的话,我都尽量写一章大力番外,哎嘿嘿~

另外再说一句,新书《别叫我恶魔》已经一百万字啦,嗷嗷肥,可以宰了哦,剧情正燃着捏,马上就进入高天选拔决赛啦,小伙伴们一定记得来看哦,我们不见不散~记得五星好评催更评论呦(?? ? 3?)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