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前往旧土,宴会将要开启

佛门、梨花宫、隐居于各处的散修大能。

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赶来,场面愈发壮观,不少看客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幻想着自己也可立于前端,傲视苍生。

“此行不虚。”

能看到这么多的大人物,在场众人十分庆幸。

“西疆来人了,好大的排场。”

一年以后,十余架战车浩浩荡荡而来,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为何这些大佬全在等着,不进去呢?”

关于这个疑问,成千上万的修士不知缘由。

“时间未到。”

有人说。

“旧土凶险,不可贸然进入。”

还有人这样猜测。

“绝顶宴之上,琅琊世子真的会公布一门帝法吗?”

帝法,才是世人更为关心的点。

若非为了帝术法门,各方豪杰怎会露面,甘愿去往旧土冒险。

南宫歌经营了多年的名声,极少有人质疑。

旧土的中部区域。

宴会的地点,定在了这里。

谁来搭建台子,摆放桌椅呢?

归衍帝族。

欠了南宫歌这么多的人情,当然得还。

如今的旧土已不像以前那么恐怖,压得古族不敢入世,生怕触碰到了特殊的岁月法则,从而丢了性命。

再有几十年,不朽古族即可真正入世,缔造出新的格局。

“一定要尽心安排,不能有一丁点儿的疏漏。”

一位老祖亲自坐镇于此,指导着族中后辈布置着宴会。

族中上下,皆知南宫歌对归衍帝族的恩情,不敢出现差池,使出了全部的精力。

宴会场地,呈一个圆形的阶梯式。

中心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圆台,届时将是南宫歌的所处之地,周围则是客席。

每个座位的旁边放置着精美的玉桌,摆着美酒、香茶、灵果、糕点等等。

座位之间相隔五丈,显得空旷。

场地的一些角落,刻画着符文。

许多位置放置着装饰品,精美无瑕。

“不管宴会究竟以什么局面结束,我族应当尽力布置。”

归衍帝族其实也不相信南宫歌可以全身而退,只是为了偿还人情。如果局势不对,尽全力庇护。

要是护不住,那就没法子了。

“希望南宫世子能够化险为夷吧!”

时至今日,外界还不清楚南宫歌举办这次宴会的具体目的。

有人等着南宫歌身败名裂,有人祈求顺利结束。

......

帝州,琅琊山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掐指推算一下,旧土之宴还剩两年便要开启了。

南宫歌与陈青源不再弈棋,坐在湖边,观看着水中的灵鱼来回游动。

“明日启程,有何看法?”

两人并排而坐,中间放着一个小木桌。

“随你走这一遭,相信你可以掌控全局。”

陈青源轻语道。

“提前过去,看看戏台子搭好了没有。”

这场戏,必须要从头唱到尾。南宫歌的眼里没有一丝惧意和后悔,只有期待。

“长路漫漫,与君同行。”

陈青源缓缓转头,淡然道。

“我的荣幸。”

此刻,南宫歌同样看了过来,相视一笑。

第二天,一架古老的战车悬于高空,只需下令,就可出发。

本来琅琊山庄的老祖们欲要同行,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护住南宫歌。即使他们自知实力不足,根本抗衡不了古族,也丝毫不惧。

“不必。”对于老祖们的相随之意,南宫歌婉拒了。

老祖还想坚持,却对上了南宫歌的坚定目光,只好作罢。

于是,战车上仅有寥寥数人。

南宫歌、陈青源、三位侍女。

一共五人,出发旧土。

“世子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他是琅琊山庄最大的骄傲,开派始祖都不可与之相提并论。”

“以我对世子的了解,倘若没点儿把握,必不会这般行事。”

“相信世子吧!”

山庄之人,从上到下,全在祈祷着。

战车的速度很快,横渡空间,不受阻碍。

这里距离旧土不是很遥远,路程最多十余天。

雅阁内,陈青源与南宫歌有说有笑,毫不紧张,似是去游玩的心态,轻松愉悦。

时间飞速,已达目的地。

“那是......琅琊山庄的战车!”

“南宫歌,来了!”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世子生怯,不敢露面了。”

“好戏即将开场,绝顶宴......真想参与,可惜我没这个资格。”

“咱们应该可以进入旧土,远远观望吧!”

“旧土危险,不怕死的话,进去瞅瞅应该不会被阻拦。”

待到战车抵达旧土所在的疆域之时,刹那间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

千丈长的战车,表面的道纹泛出层层波光。

正在诵经的佛门高僧,有所察觉,睁开双眼,注视而来。

位于船舱之内品茶的柳南笙,身着一件绣着云纹的白色锦衣,走到船头,显露真容,眼睛被琅琊山庄的战车吸住了,暂时不可移开目光。

那些在闭目养神的大佬,纷纷望去,内心深处的一根弦丝被轻轻拨动,莫名紧张。

漫漫星空,还有很多强者隐于暗处,暂未现身。

“隆——”

一阵响动,战车忽然停住了。

每个人心神一紧,瞪大了双眼,很想瞧一眼南宫歌,更想知道后续会如何。

随着战车停下,侍女蝶玉缓步走出,双手贴在胸下方,仪态柔美,大声说道:“传世子之言,宴会将在两年以后召开,欢迎诸君前来赴宴,一定好生招待。”

说完,蝶玉走到了战车之内,催动禁制,驾驭着战车,继续前行。

片刻后,战车驶向了旧土,留有一群修士还在发愣。

“哗——”

等到战车消失不见了,在场修士一阵哗然,开始了激烈的议论,声音嘈杂,犹如凡间的菜市场,叽叽喳喳,甚为吵闹。

“走!”

有幸得到了请柬的大能,心心念念着帝法,不怕危险,直接冲了进去。

“绝顶宴,将决定了未来的大世走向。”

这场宴会仿佛与鬼门关相连,九死一生。

“有何可惧。”

数位有名的剑君,为求大道,不顾一切。

“既是世子相邀,岂有缺席之理。”

西疆群雄,虽然很忌惮旧土的未知危机,但依旧大步迈出。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