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千谋

出道以来,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绝望过。

我和顾子六一直算是对手,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他的尊重。

他也曾经有过有对手如此,夫复何求的感慨。

但我却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摆我一道。

顾子六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模样,看着我的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遗憾。

“你是觉得这一切,都是黄先生授意于我,对吗?”

我冷冷的盯着他,心里却是空虚的绝望。

如果说刚刚,我还对这破局之数了然于胸。

可当黄施公点破这一局后,我的双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不然呢?”

我反问了一句。

顾子六微微叹了口气,慢声答说:

“我这人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解释。小时候黄先生说我学千不努力,曾罚我在数九寒天跪在室外一晚,但我并没解释他只是看到了我休息时候,并没看见我是如何努力的。这种事情数不胜数,但今天,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句。初六,这件事并非是我告诉黄先生的。这不是因为我不遵从黄先生,而是因为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和黄先生并无关系……”

说着,顾子六看了看桌上的牌,跟着说道:

“其实,当时你我定下这局,最后由你来入死局,逼出千邪时,我就曾经想过。这是一部险棋。但你走了,我便只能陪你走。只是现在的结果,不是你想的,更不是我想的!”

顾子六难得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只是口气和从前一样,冷淡如冰。

这一瞬间,我不由的陷入了无限循环的旋涡里。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想错了?

黄施公并不说话,他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

一旁的六爷跟着叹息了一声,慢慢摇头,说道:

“哎,当年我就说过你,喜欢兵行险招,喜欢把自己逼到绝境之处。你说绝地才能翻身,但你不知道的是,你面对的人叫黄施公。你只知道他有蓝道一皇之称,但你却不知道,他有千谋之号!”

千谋?

别说是我,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甚至包括站在裁决位置的摘星张。

很显然,大家都没听过这个名号。

黄施公显然对这一称呼,并没在意。

他笑吟吟的看着我们,并没说话。

六爷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座椅,跟着说道:

“你们没听过倒是正常。因为他这个称号是当年梅洛取的,并且还是我们私下喝酒时他脱口而出的。但你要知道,黄施公的种种绝对配得上这个‘谋’字……”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二楼处的黄施公。

他高大的身影,此刻像是一个巨人一般,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压力。

原来,从这个局一开始,他便什么都知道了。

“初六!”

黄施公忽然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冷冷的看着他,并没回应。

“你很清楚,这一局你已经是必死之局。你承认吗?”

我慢慢的点了点头。

的确,现在我已经没了退路。

“如果想活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在场之人,倒是有一位可以救你。不过,要看她想不想了……”

我并没问他,但我却知道,他说的这人是谁。

此刻,我不由的转头看了过去。

霍雨桐正皱着眉头,茫然的看着我们。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开口道:

“六爷,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离开你独走江湖时,就曾和你说过。我这人天生是个赌徒,永远不缺孤注一掷的勇气。赢了,我理所应当。输了,我技不如人!”

说到这里,我微微停顿了下。

接着,又慢声冲着摘星张说了两个字:

“发牌!”

不到最后一张牌,我永远不会认输。

“初六!”

我清楚的听见,几个关心我的人,脱口而出喊着我的名字。

“自作孽,不可活!”

黄施公微微摇头,自言自语。

荷官朝着我,把最后一张牌推了过来。

等牌到我面前的那一瞬,我回头看了一眼六爷。

此刻,他面带忧虑,凝神看着我。

“章先生,请远离赌台五米之外!”

摘星张的话一出口,六爷看着我,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随着他的脚步声停止,整个大厅陷入了一阵死寂。

而我则轻轻的掀开了牌角,手略一翻转,一张牌亮在了桌上。

一张大王!

当众人看到这张牌时,所有人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