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三十七太古星阙

“主人...”

“罗汉,怎么了?”冯莫怀眉宇还挂着一缕忧愁,他侧头冷声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何故露出如此恐惧之状?”

“主人,有影子!!!”

那尊叫罗汉的灵兽汗毛倒竖,竟发出了一声惊叫,“像是噬雷兽?!!”

“呵,南海哪来的噬雷兽。”

冯莫怀毫不在意的轻笑一声,随即抬头望去,“罗汉,区区影...”

但就在这一刻,他的脸色骤变,双眼瞪得溜圆,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甚至连话都已说不完。一股冰冷的恐惧感从脚底直冲头顶。

他此时正抬头望去,只见天穹之上,一尊恐怖到了极致的黑影若隐若现。

那黑影如同夜幕笼罩在了雷云之上,只有在闪电划过的瞬间,才能勉强分辨出它的轮廓。

那黑影散发出的气息,让冯莫怀感到神魂都在战栗,他试图凝聚法力与天地元气,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在不受控制地颤抖,法力也紊乱不堪。

突然。

那黑影似乎轻微的抬了抬掌。

轰!

就在这一刹那,整个雷云仿佛被激活了一般,翻滚的云层中猛然喷涌出一道粗壮的雷柱。

这道雷柱的宽度竟有方圆数百里之广,犹如一条巨龙从云端俯冲而下,气势磅礴至极。

它的颜色呈现出深邃的蓝紫色,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其内蕴含着足以倾覆整个南海的力量!

雷柱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整个南海都在这一刻席卷惊涛骇浪而起。

随着它落下,周围空气瞬间被点燃,散发出炽热的气息,南面上的一切生灵都在这股力量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和脆弱,随时都会被这雷霆之力碾碎成尘。

“啊?!!”

而冯莫怀和罗汉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雷柱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拼尽全力想要逃离这雷霆的覆盖范围,但那股法则雷霆仿佛锁定了他们一般,竟亦如传说中的天劫一般,让他们无处可逃。

“何人敢欺辱本星君?!!”一道凄厉的嘶吼声响起,像是生命中最后的嘴臭,最后的不屈...

轰隆隆!

雷弧遍布八方,彻底湮灭了冯莫怀那处洞府,还有几根焦黑的鸟毛淡淡飘飞在海飞中,那跟随在后的罗汉却是遭了无妄之灾。

直至到天雷劈下那一刻,它回想起了此生做的无数错事,但也没想起到底是哪件事做错了...连惨叫声都没发出。

嗝...

大海上,漂浮着两道焦黑的身影,他们神色麻木,随波逐流,不断打着黑烟饱嗝,瞳孔更是睿智无比,像是被劈傻了。

但他们没发现的是。

随着那饱嗝黑烟而上的其中竟然还蕴含着一道微弱的灵光。

雷云之上。

两道头戴悍匪面罩的身影显露,他们双眼微眯,神色竟如出一辙。

“老牛,果然有问题。”陈浔轻笑道,探查起了那道微弱灵光,眉头微蹙,“那阴冥灵族搞得鬼,他娘的,本道祖可曾有得罪他们?”

“哞哞!”大黑牛连忙摇头,他们和那阴冥灵族的关系八竿子打不着,也从未杀过除了人族的其他仙人。

它眼中流露出一股怒意,这明的不行,玩阴的?!还真是和你们阴冥灵族的名字差不多啊,阴人!

陈浔眼中倒是稍显诧异:“这么明显就被查到了?老牛,这看来是故意留下的破绽啊...”

“哞?!”大黑牛神色微懵,啥?

“但这破绽也太明显了...”陈浔也神色微愣,有些搞不清状况,“在星枢诋毁我五蕴宗有个屁用,这是哪族吃饱了没事做?闲得慌?!”

闻言,大黑牛此时陷入了深思,眼中时不时精光乍现,突然叫道:“哞~~~!”

“老牛,你懂了?”

“哞哞!”

大黑牛一本正经的拱着陈浔,目光异常坚定,你乃真仙,若谁敢算计于你,你不应该早知道了!

“放屁。”陈浔唏嘘了一声,“老牛,屏蔽仙人感念的手段太多了,你想了半天,就说了这个?!”

“哞哞!”

大黑牛绒毛微动,看着陈浔认真点头,还想让他回想回想最近有没有什么感应,别因为事情太小就忘记了。

陈浔依旧摇头,还认真思索了一番,确实没有。

这一人一牛在雷云之上细细探究了起来,分析得头头是道,堪称卧龙凤雏现世,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不管如何,就是阴冥灵族干的!

毕竟罪证确凿,此恩怨他们记住了!

那日后必登门上访,拿此事讨个说法,至于究竟是谁,懒得想。

你有胆子你就来砸道场,那些谣言根本就对修仙者来说没什么用,道心恐怕都撼动不了一丝。

嗡...

突然,陈浔的传音法盘响动了。

“本座渡世老人,还债说一,有矿脉资源说二,需要出手说三,炼气期出场费上品灵石千万,等价物皆可,不挑,记住,不是出手费,毕竟打不过,其余事说四......”

一大串的设定传音从另一头传出,此乃地阶传音法盘的特殊功能,相当方便,可节省双方几息时间。

辉煌大殿之中。

极衍身着散漫长袍,听闻到这个前奏却是面色微变,无奈的说了一句:“四。”

一道相当悠长悦耳的仙音传来,不错,也是陈浔让九天仙盟定制的,没花一块灵石,相当会过修仙日子。

极衍神色中的无奈之色更甚,这渡世...行事作风总是那般不拘一格。

他身旁几人虽然很了解渡世大人,但这番场景实在有些绷不住,不愧是他老人家,能把极衍大人弄成这番模样的也只有渡世大人了...

“极衍!我和老牛可是把你当自己人,灵石呢?!八二分账呢?!”

神念终于开始隔空相连,但还未待极衍开口,陈浔率先发难。

他已知晓这小子的套路,定要说一大番其他话,然后把自己绕得云里雾里,最后忘记了提还债的事。

极衍哑然失笑,面孔依旧相当亲和:“渡世,我知道你很急,但今日还不是说此事的时候。”

他身前摆着一个巨大的棋盘,足有方圆数百里之大,但其中并不是只有黑白二子,而是共有三十七种颜色的棋子!

但若是太古仙族之帝族血脉子弟,便能一眼看出。

这是星枢核心布局,三十七太古星阙,三十七位太古仙人以仙躯镇星枢天位之地!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