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哦豁,又听到了

尉迟段亦一说曦儿想要,宗婉凤便同意了。

她甚至都没问是什么东西。

“只要曦儿想要,尽管拿去!”

宗婉凤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别和我客气。”

尉迟曦嘻嘻笑着,“曦儿最喜欢嫂嫂了!”

【但是这个东西我也不是乱要的哦。】

【这个东西如果一直留着的话,会给宗府带来不好的事情的。】

尉迟段亦:!!!

那他还拿了!!

回去他一定要洗手,多洗几遍,还要多摸一下曦儿给的符纸,去去晦气!

宗婉凤交代好宗府的事情后,便先带着他们离开了。

茹儿留下来了。

宗夫人拉着她的手,“茹儿,婉凤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你不要怪她,她不是不想要你去。”

宗夫人担心茹儿会瞎想。

茹儿很是感动,“夫人您能如此体谅奴婢的心情,奴婢很是开心。”

“但夫人也不用过于担心了,奴婢是自愿留下来的。”

“来之前,小姐就已经与奴婢谈过了,奴婢也放心不下您。”

茹儿这倒是没说谎,宗婉凤也不是完全的一意孤行,对于自己在意的人,她还是会优先和她交谈的。

这是对她的一种尊重。

茹儿也觉得她留下来更好,若是只有夫人,夫人遇到事情肯定也不会去麻烦小公主殿下的,嬷嬷的话,等嬷嬷找到宫里……夫人恐怕更危险了。

所以还是她在会更好。

她跑得快的多。

宗夫人轻轻拍着她的手,“好孩子,委屈你了。”

茹儿:?

她不委屈呀!

“夫人,奴婢不委屈,奴婢能陪在您身边,很幸福呢。”

……

尉迟曦没跟着他们回府,她回到了宫里,到了宫里才发现,景哥哥竟然在她的院子里。

咦,景哥哥今日的确是一大早就不见了呢。

不过她也跟景哥哥说了,她今日会去找哥哥,但还是很奇怪。

景哥哥最近总感觉很忙似的,也不知道是在忙什么。

难不成,景哥哥终于要搞事业了吗?!

“小公主殿下。”景怀安走到尉迟曦面前,“抱歉,我今日出去了一趟,没有陪在您身边。”

说话间,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她怀里一眼。

尉迟曦:?

“没事呀!”

“我一直跟哥哥嫂嫂在一起,也不会出什么事。”

尉迟曦好奇的看向他,“景哥哥的事情,办妥了吗?”

“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要告诉我哦。”

景怀安点了点头,“嗯,已经解决了。”

“没什么大事。”

“小公主今日有遇到什么事吗?”

景怀安再次瞥了一眼她怀里。

尉迟曦察觉到了,“有哦。”

“我今日在宗府发现了这个!”

尉迟曦将怀里的东西拿出来给他看,“景哥哥知道这是什么吗?”

景怀安看了一眼,“残缺的罗盘?”

他的感觉没有错。

这罗盘里面似乎是有什么东西。

“是,景哥哥竟然会认识?”

尉迟曦有些诧异。

景怀安面色如常,“小公主殿下一直在画符纸,我很好奇,就看了一些书,了解了一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尉迟曦笑弯了眼睛,“啊对了,我刚刚突然想起来!景哥哥之前还说要跟我学来着。”

“瞧我这记性。”

尉迟曦一拍额头。

景怀安轻轻握住她的手,“小公主不要拍自己。”

尉迟曦看向他,“总觉得,景哥哥现在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唔,还是这个人,但我给我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是哪里呢,她又说不上来,已经是第二次有这种感觉了。

景怀安面色如常,“是吗?”

“如果以后我变成了别的样子,小公主殿下会讨厌我吗?”

“怎么会?!”尉迟曦连忙摇头,“不管景哥哥变成什么样,只要景哥哥不伤害我,我就不会讨厌你!”

【如果想伤害我,头都给你拧下来。】

景怀安唇角微扬,“好。”

“那,小公主殿下,现在我有想问的事情。”

尉迟曦眨巴了一下眼睛,“是关于符纸的吗?”

“是也不是,也算是吧。”景怀安指了指她手里的残缺罗盘,“这个是什么?”

“小公主留着它,是有什么用吗?”

尉迟曦开口解释,“我是感觉到,这里面好像有什么生灵,能听到它的声音。”

“好夸张!!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小屁孩你可别吹牛了!!”

“我在这罗盘里好多年了,还从未有人听到过我的声音!!”

“现在的小孩子啊,年纪轻轻就不学好!”

尉迟曦:……

【哦豁,又听到了。】

尉迟曦低头看向残缺罗盘。

那残缺罗盘还在嘀嘀咕咕的,“看什么看!!”

“将我看穿了,你听不到我说话还是听不到我说话!”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你看着我,就能听到我说话了吗?!”

景怀安,“……”

小公主殿下应当是听到了的。

他恢复记忆后,法力也跟着恢复了,也能听到了。

尉迟曦:……

“景哥哥,虽然你可能听不到,但它刚刚确实又说话了。”

尉迟曦环顾四周,哒哒哒的跑进了房间里。

这个残缺罗盘还在说话,“呦呦呦,还‘景哥哥你虽然可能听不到,但它刚刚确实又说话了~~’呦呦呦~~~你好会说啊,小屁孩。”

“你以为这样就能唬住我了吗?”

“有本事你将我说的话学出来啊!”

尉迟曦:……

“你以为我是你吗?老是喜欢学人说话?”

尉迟曦找到了自己的小铁锤,拿起就跑出去,将它丢在地上,举起小铁锤,“你再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不是说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吗?”

“你试试啊。”

残缺罗盘:!!!!

现在的小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别冲动啊!!

“等等……等等!!!”残缺罗盘的声音瞬间拔高,“我错了我错了!!”

“你可以听到我说话,你可以听到我说话行了吧!!”

“你别冲动啊!!!”

“你这一锤子下去,我会碎的!!”

尉迟曦呵了两声,“你方才不是说我听不到吗?”

“碎了就碎了,刚好看看碎了以后是什么样的。”

“你是恶魔吗?!”残缺罗盘破音了。

“嗯?”尉迟曦眯了眯眼睛。

它立马就萎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承认我刚刚说话有些大声了……”

“宝贝,小宝贝,你放下锤子好吗?”

“你这么可爱的宝贝怎么可以拿着小锤子呢?那多不合适啊!”

“乖,你去玩玩扑蝶的小网子就好了。”

尉迟曦哦了一声,拿了一个小网子,将它丢进去,叫景怀安生了一堆火,将它架在上面烤。

残缺罗盘,“啊啊啊啊啊,好烫好烫!!”

“火烧屁屁喽!!”尉迟曦嘻嘻笑着。

残缺罗盘;……

她是恶魔吗?是吧?绝对是。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