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4章 我可想死你了

我是第一个来到了蓝城附近,找了一处山坡,居高临下,朝着下面看去。

前面有一处比滨城还要高大许多的城池,在城池的四周,无数士兵,正在疯狂的攻城。

这可是只有在电视剧或者电影里面见到的大场面,而我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了这幅画面,当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我并没有贸然出现,而是站在高处仔细观察整个战局。

这座城此时有四座城门,分为东西南北,无论哪个方向,都有很多人在攻城。

我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北门那边,攻城的人数是最少的,也是最容易突破的地方。

如果这时候我出去,动用寒冰九剑的招数,弄出一大片冰刀出来,杀伤力还是十分可观的。

但是这样还不足以产生极大的震慑力。

我后面还有一千多骑兵。

如果等他们来到之后,我用冰刀开路,然后骑兵一拨冲锋,必然能够杀的北城门那边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想到这里,我便坚定了这个想法。

暂时只能等刘千澜的那一千多骑兵过来了。

蚣腹的速度很快,那些角马的速度也不一般,我只是比他们提前到了两三个小时的光景。

没得办法,我只能在这里等着。

好在,这大战的情况十分激烈,并不是一两天就能攻破城池的。

邋遢道士这家伙也真是的,惹事精儿,走到哪里都不消停, 我真是为他操碎了心。

没办法,谁让我是他兄弟,豁出命也得帮他一把。

我在这里等了一会儿,就看到那群骑兵终于朝着我这边赶了过来。

我连忙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放缓速度,以免弄出来的动静太大,被敌人发现我们的行踪。

不多时,那群骑兵便跟我汇合在了一起。

统领这些骑兵的正是之前跟我交过手的那两个铁塔一般的壮汉,一个用刀,一个用双锤。

之前跟我较量,这两个家伙还有些不太服气,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我看到他们之后,直接吩咐道:“一会儿我打头阵,你们配合我冲锋,攻击攻打北门的那群色目族的士兵。”

用双锤的那汉子叫铁砧,瓮声瓮气的说道:“你打头阵?就你一个人,莫不是去送死的吧?”

“哪里那么多废话,城主让你们跟着我,一切都要听我吩咐,违抗军令,一切军法从事!”我瞪了他们二人一眼。

“你算是哪根葱,只是我们城主的宾客而已,凭什么对我们发号施令?”用大刀的那个木珠也跟着冷笑。

“废话真多,一会儿我打头阵,你们必须跟上,如果耽误了我的大事,我回来就弄死你们!”我阴沉沉的说道。

我眼神冰冷,杀意很浓,死死盯着他们两个,他们二人跟我的目光对视,现出了一丝慌乱,都没有再说一个字,接下来,我转身就走,直奔北门而去。

往前奔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我连忙从身上拿出了隐身符出来,快速催动,身形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北门的方向打的正激烈,我直接奔到了那群攻城的士兵身后,将胜邪剑给拔了出来,朝着半空之中一指,玄真悟元功快速催动,攀升到了最为强盛的状态,片刻之后,在我的头顶上快速的凝集出了无数冰刀出来。

这冰刀越来越多,一开始是数百,然后便是成千上万,横陈在了我的头顶之上。

那些正在攻城的色目族的士兵,突然感觉就有些不太对劲儿了,回头去看的时候,已经有上万把冰刀凝结,而且是越来越多。

便是蓝城那些守城的士兵,也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半空之中的那些冰刀看去。

一时间,双方人马都傻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键是他们连我的影子都看不到。

等双方的人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的时候,恐怖的一幕就发生了。

但见头顶上那无数冰刀,瞬间迸射而出,朝着色目族的那些士兵的方向散射而去。

那场面,那阵仗,都不能用壮观来形容,简直就是横扫一切的存在。

伴随着一阵儿接连不断的“砰砰”声响,那无数冰刀顿时纷纷落在了那些色目族的士兵身上。

就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无数刀子,瞬间就横扫了一大片,一时间哀嚎遍野,死伤无数。

由于那些色目族的人群太密集了,而且还是在如此空旷的地方,一个个全都变成了活靶子,死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而且,头顶上的冰刀还在不断凝结,继续朝着下面倾泻而去,一大片一大片的人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很多色目族的士兵身上都被打成了漏勺,身上千疮百孔。

我这一波冰刀,杀了多少人不知道,估计两三千人是有的。

这种情况,彻底将那些色目族的人吓破了胆子,一个个哭爹喊娘。

我带来的那一千多骑兵,一看到这般场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那两个大将的带领之下,顿时朝着攻击北门的色目族的士兵发起了冲锋。

骑兵打步兵,而且还是冷兵器的情况下,自然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这一波冲锋,便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那些色目族的士兵再次被收割了一拨,攻击北门的色目族的士兵损失惨重,至少五千人丧命,而且还不到十分钟的情况下。

我放完了冰刀之后,还快速的凝结出了几个巨大的冰甲飞将出来,一口气弄出来了四个。

每一个冰甲飞将都有六七米高,在色目族的人群之中一番踩踏,更是死伤无数。

正在这边杀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就听到北边的城门之上,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而让我振奋的声音。

而那个说话的人,声音也是激动无比!

“吴老六,是你吗?我可想死你了,原来你也来到了荒域……我以为就我一个……”

没错了,这声音就是邋遢道士的。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连忙抬头朝着城门之上看去,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那个我朝思暮想的罗老六,老子也想死他了。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