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拔封魔,鞘未出刀势已如虹!

青玄宗弟子所在的看台上。

“九叔,你能看到的吧?”

手握传音玉简的掌门赵谦,在听过许太平与苏蝉的这番言语之后,忽然不动声色地向九叔吕道玄传音道。

没过多久,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从他手中那传音玉简之中,传入了赵谦的脑海——

“嗯,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

这声音,正是来自于此刻正处幽玄魔窟之中吕道玄。

赵谦随即又向吕道玄传音道:

“当真不要阻止太平么?”

赵谦马上又传音补充了一句道:

“只要九叔你开口,我想太平他,定然不会拒绝。”

良久之后,九叔的声音,再一次透过传音玉简,传入了赵谦的耳中——

“不,赵谦你错了。”

九叔停顿了一下,随后才继续用他那极度虚弱的声音向赵谦传音道:

“真正的剑修在决定出剑时,即便泰岳崩于眼前,也绝不会变色。”

“所以老夫不会制止,也根本就制止不了,眼前这场问剑。”

赵谦还想再说些什么,不想九叔的声音,很快又一次从玉简之中传入他的脑海——

“赵谦,我吕剑九虽无法阻止太平与苏蝉的这场问剑,但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太平能在这场问剑之中胜出,老夫便会同意你的提议,不再继续损耗生机加固封印,而是会在青玄宗内挑选合适弟子,待那时机到来时,一同讨伐幽玄魔窟!”

在听到这话后,赵谦先是一怔,继而面露狂喜之色道:

“九叔,您终于肯答应弟子的提议了!”

九叔闻言语气豪迈道:

“我吕剑九这前八世,是为上清为真武为青玄而活,这最后一式,老夫想为自己,为这位不顾生死替我出剑的弟子,问这天道,要一条活路!”

赵谦闻言,沉默久久,随后眸光死死看向前方剑坪道:

“就让青玄宗,与太平一同赌上这一把吧!”

就在赵谦这般想着的时候,只听“铮”的一声,一道夹杂着荒兽咆哮之声的剑鸣,陡然间在这片天地间炸响。

紧跟着,就见一道黑色剑光,携着一头巨大的饕餮虚影,猛地朝许太平所在的方位扑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与许太平生得一模一样的玄元分身,忽然从许太平身后迈步而出,继而摆开祖圣拳担天式的拳架,挡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轰!”

眨眼间,伴随着一声巨大气爆声响,一头有着三头六臂的巨大的金色牛魔虚影,赫然挡在了许太平身前。

“砰、砰砰砰!……”

旋即,在一道道震耳的碰撞声中,站立在许太平身前的那头牛魔虚影,竟是以拳势,硬生生阻挡住了苏蝉那头剑气所化的饕餮。

经过金庭洞天内几十年的苦修,如今的许太平,在不顾及真元损耗的情形下,哪怕是玄元分身,亦能将祖圣拳发挥至极境。

不过仅只是一两息间,祖圣拳担天式所化三头六臂牛魔虚影,便被苏蝉的那头剑气饕餮吞噬了大半。

至多再过一两息的功夫,这牛魔虚影,便要在苏蝉这剑气饕餮吞噬之下散去。

苏蝉这饕餮剑气的可怕之处在于,无论是你所施展的是何种术法何种真意,给他时间他都能吞噬。

“铮!”

在即将吞噬那牛魔虚影的同时,苏蝉祭出了他那柄魔神兵饕餮,然后一剑携着一团犹如奔涌大河般的剑气,朝牛魔虚影后方的许太平倾泻而下。

同时,只听苏蝉语气冰冷地朗声道:

“小师弟,向我问剑,至少要拿些诚意出来!”

话音方落,就只见那团犹若奔涌的黑色大河般的剑气,骤然间化作了一只只黑色的蝙蝠,在那魔神兵饕餮指引之下,一同袭向下方的许太平。

“咚、咚!”

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道犹如心跳一般的巨大震颤之声,许太平周身的真元气血波动,骤然间攀升至寻常望天境七倍的水准。

已然与问天境修士相当。

在丹心与心脏,经过两次剧烈收缩之后,许太平完全解除了原本第八道魂印对于他气血与真元之力的压制。

那柄封魔剑黑爪,开始无比欢快地飞旋在他气府之中。

“轰隆隆!……”

与此同时,在一道犹若雷鸣之声般的巨响声中,那狂暴的刀气雷霆以许太平为中心,化作一道直径足有百余丈的刀气气柱,迎着那苏蝉饕餮剑气所化的数千只蝙蝠笔直冲撞而去。

“轰!”

巨震声中,苏蝉饕餮剑气所化的数千蝙蝠,竟是被许太平刀气雷霆所化的气柱,生生撕碎大半。

虽然已非第一次见到,但当许太平以他那望天境的修为释放出足与问天境修士媲美的气息波动时,场上一众修士脸上的惊骇神色,依旧不曾减少半分。

不少修士的脑海之中,再一次出现了那道曾因为怀疑许太平入魔,而被忽视的疑问:

“一名望天境的修士,是如何修炼出,与问天境修士相当的深厚精纯真元气血之力的?”

但即便如此,无论是看台上还是灵镜前的观战者,依旧不认为许太平能够在这场问剑之中,胜过苏蝉。

而接下来的这一幕,无疑是佐证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只见就在许太平以他那一身刀气雷霆,冲散了那满天饕餮剑气所化蝙蝠之时,随着远处站立着的苏蝉剑指轻轻向下一压,霎时间,那被刀气雷霆冲散的蝙蝠,骤然间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濛濛细雨从空中飘落。

“轰!”

眨眼间,那团黑色的濛濛细雨,便如一把扫帚般,从上而下,将许太平那冲霄而起的刀气雷霆气柱,扫了个一干二净。

而那剩余的百余只蝙蝠,则在这漫天濛濛细雨之中,扑闪着翅膀,再一次朝下方的许太平扑去。

面对即将朝自己扑来的一只只由饕餮剑气所化的蝙蝠,许太平看也没看一眼,只是在往口中灌入一口藏仙酿后,再一次分出一道玄元分身,而自己则手按在刀柄上,摆出了杀生刀“敕神式”的出刀姿态,然后低声喃喃道:

“这最后一战,已经没什么好保留的了。”

就在他说这话时,一旁那道玄元分身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通体玄黑的长剑。

这长剑,正是他以自身烘炉道体,铸造出的第一柄封魔剑——黑爪。

而就在许太平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旁那道玄元分身,忽然“唰”的一声,将手中那柄封魔剑拔出鞘来。

“轰!”

封魔剑出鞘的一瞬,许太平周身的气血真元波动,骤然间再一次精纯深厚了数倍。

同样的,他周身那道刀气雷霆所化的气柱,也跟着粗壮了数倍。

原本正要被那如濛濛细雨般饕餮剑气吞噬的刀气雷霆气柱,再一次轰然冲霄而起,直接将那团饕餮剑气所化的濛濛细雨冲散。

旋即,在一片骇然目光之中,手按断水刀刀柄的许太平,眸光透过周身的刀气雷霆,遥遥望向前方的苏蝉道:

“苏蝉,这便是我的诚意!”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磅礴刀势,犹若那天河坠地一般,猛然砸落在这天柱峰上。

随后全都朝许太平手中长刀汇聚而去。

鞘未出,刀势已如虹。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