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8章 清清白白

岐山。

随着商皇战败,慕白入主战场,激烈的各处战局相继停手,属于李家和皇室的全面战争,彻底宣告结束。

李家赢了,计划之外的夜璇玑,强势拼掉了对方最强的帝王,硬生生中止了战斗,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本来,皇室想要凭借擒贼先擒王的策略,除掉李家的掌舵者,从而取得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没想到,最终被李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帝王落败,从而输掉了整场战争。

毫无疑问,李家璇玑,是这一场战争中,李家能够取胜的关键和最大意外。

“倘若夜执事没有来,谁去抗衡潇湘双子王和那位大商帝王呢?”

这是战斗结束后,李家众多高手心中最大的疑问。

潇湘双子王和商皇,加上蓬莱之主、太戊王,在这场战斗中,皇室一共出现了五位半神境强者,而李家,从始至终才出现了两位,一个并不在半神战力计划中的李君生,还有一位抗命前来的夜璇玑。

可以说,李家从始至终,似乎并没有安排一位真正的半神境强者进入这一局。

除此之外,还有九公主。

若商皇没有暴露实力,帝王弑女,要如何发生?

种种疑问,在李家众高手心中生出,只是,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去问他们的小公子。

“小公子。”

战争方才结束,天之阙快速来到山顶,着急地禀报道,“二爷不见了。”

“找。”

李子夜应了一声,转身看向山崖前的太戊王,眸中冷意闪过。

“本王并未杀他。”

太戊王神色淡漠地应道,“当然,本王即便想杀他,一时半刻,也做不到。”

那位李君生已经彻底入魔,非是一般的厉害,哪是那么容易杀的。

“下山。”

李子夜听过太戊王的回答,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声令下,带领李家众高手一同朝着山下走去。

与此同时,岐山下,最后一处战场,慕西子带着俞青玄在一尊白衣冥土的护送下,趁乱欲逃,却被巫后一人拦了下来。

此前,小四前往接天峡送同生蛊,慕西子趁机抓走了俞青玄,闲得无聊的巫后,直接将两人拦下。

对抗大商皇室,巫后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破坏别人的好事,巫后倒是兴致勃勃。

这么激烈的战场上,大家都打生打死的,这边竟然还有人费尽心机去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姑娘,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阻拦本宫的去路!”

慕西子联手白衣冥土围攻眼前不知年龄几何的女人,越打越是心惊,怒火中烧地质问道。

“姑娘?”

巫后听到这个好多年都没有听过的称呼,轻描淡写地说道,“倒也没什么原因,主要是大家都在打,本后也不好闲着。”

“本后?”

慕西子听过眼前女子的自称,心神一惊,很快明白了什么,震惊地问道,“你是巫族的巫后?”

“不,不,本后不是,你别乱说。”

巫后毫不走心地否定了一句,继续不紧不慢地应付着眼前一人一怪物。

李家的人怎么还不来,再不来,万一她不小心出手重了把人打死,可怎么办。

晨曦下,慕西子察觉到李家众高手的气息越来越近,脸色微变,不敢再迟疑,身影掠出战局,伸手按在了身前俞青玄的头上。

刹那间,一股磅礴的吞噬之力爆发,强行吸取后者身上的血脉之力。

“呃!”

血气离体,俞青玄身子一颤,口中痛苦的闷哼声响起。

前方战局中,巫后一掌震开眼前的怪物,目光看着前方大商长公主的举动,面露疑惑之色。

吸取一个普通人的血脉之力?

真新鲜啊,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出于好奇,巫后并没有着急阻止,虽说坏人死于话多、不补刀和各种托大,但是,她又不是坏人。

就眼前这种级别的货色,哪怕再来一百个,她也能一巴掌拍死。

“唰!”

就在巫后兴致勃勃地看热闹时,远处,一道剑气破空而来,斩向了俞青玄身后的长公主。

慕西子急忙后退,避开了远处飞来的剑气。

前方,血气受损的俞青玄,身体无力的瘫倒在地,昏迷过去。

慕西子看着前方迈步走来的白发身影,面露惊恐之色,急声喝道,“老祖,救命,我已拿到了女儿的血脉之力,您老也要遵守约定,助我恢复修为。”

“女儿?”

这一刻,皇室宗祠前,太商冷笑一声,淡淡道,“你试一试,她的血脉之力对你有用吗?”

慕西子闻言,愣了一下,马上运转秘术,将吞噬来的血脉之力融入自身。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血脉之力化入体内后,任何变化都没有出现,宛若泥牛入海,毫无波澜。

“怎会如此?”

慕西子心神一震,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小公子。”

与此同时,接天峡外,木槿快速赶来,着急地禀报道,“二叔不见了。”

“我已知晓。”

李子夜点头,目光看向大商皇宫方向,开口问道,“常昱,最后一个问题,还没问吗?”

“在问了!”

大商皇宫,皇室宗祠前,常昱赶忙拿出都快被遗忘的纸条,直接跳到最后,问道,“太商前辈,最后一个问题,俞青玄和慕西子、李君生还有文亲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没有。”

太商神色淡然地应道,“从始至终,俞青玄和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慕西子和李君生他们以为,俞青玄是他们的女儿而已。”

“长公主和文亲王呢?”常昱疑惑地问道。

“清清白白。”太商回答道。

“那长公主殿下的女儿,究竟是谁?”常昱不解地问道。

“木槿。”

太商回答道,“她也是李君生的女儿。”

“等等,前辈,我有点乱。”

常昱诧异地问道,“长公主殿下的女儿不是被送出宫了吗?怎么又回到了宫中。”

“文清找回来的。”太商平静道。

“文亲王知道真相吗?”常昱继续问道。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太商回答了一句,目光看着岐山上,语气冷漠地说道,“慕西子,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夺取木槿身上的血脉之力和镇世诀功体,老朽,依旧可以出手救你!”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