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现在,他该回家了(完结礼物)

“快跑!!逐神之巅的混世小魔王又来了!!!”

“又来?!她昨天才把下水渊里的狸力烤来吃了,不是吃饱了吗!?”

“饱个屁!她比饕餮还能吃!!”

轰隆——

伴随着地面震动的巨响,两座翠绿山峰之间的黑色深渊里传出阵阵刺耳的动静。

异兽奔腾,蹄踏地面溅起尘土五丈高,堪称慌不择路。

实在跑不赢的,直接原地刨个坑把自己埋进去,装死。

尘土散去后,兽渊尽头慢慢悠悠晃过来一道娇小的身影。

她穿着浅金色水袖对襟流仙裙,乌黑长发随意往后一扎,杏眸黑亮,脸颊嫩生生得仿若剥壳新荔,带点婴儿肥。

她嘴巴叼着根糖葫芦,手里拿着小皮鞭,坐在一头长角小毛驴背上,看上去格外悠闲。

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万兽渊,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变得鸦雀无声。

池浅嚼着糖葫芦,左看右看,“那群猪嘞?刚才我还听到声儿了。”

被她骑着的白泽:“……”还用问,被你吓跑了。

这种现象每天都要上演一回,白泽已经习惯了。

“这群臭猪,天天乱跑,耽误我干活。”池浅抱怨道,“不就是刷个毛,能要它们的命了?”

想她穿到修仙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和这些猪也培养出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她答应过师父,一定会在他云游这段时日,看好整个逐神之巅还有万兽渊,把每只猪都养得油光水滑!

池浅这么说着,从须弥芥子空间拿出一只天阶红猪,用法术清理干净,当场烤起来。

……主要是白泽烤,她负责看火。

白泽想吐血,它不过是打架输给这个小魔王,给她当坐骑就算了,还得照顾她吃喝拉撒。

它好歹也是榜上有名的神兽!

怎能受如此践踏!

池浅:“好了没?”

白泽:“快了快了,用不用我给你切好装盘?”

池浅:“我直接拿着吃,这样比较爽。”

白泽:“那我给你串起来拿着。”

“小驴你真好!不像那些不听话的臭猪!”

白泽挺起胸膛,忽然一顿,差点把火堆给掀了。

谁是驴?!!

封爻和狗头黄豆便是在这时出现的。

他们站在万兽渊上方的云端,注视着草地上正在搞修仙界BBQ的池浅。

狗头黄豆心都快化了:“大佬大佬,你家小闺女穿流仙裙的样子好可爱啊!!”

封爻垂眼看了一会儿,“拍照。”

回头在商城里买几套。

“好嘞!”狗头黄豆咔咔一顿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拍了个遍。

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起因是封爻某天给小崽子讲完睡前故事,她说起自己以前在修仙界的养猪事迹。

封爻起了好奇心,在数次定点后,找到了处于这个时间线上的小崽子。

狗头黄豆:“大佬,你家小闺女的嘴真不能全信的。我以为她真的在修仙界苦哈哈养猪,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座万兽渊里,就没一头普通动物。”

“它们不知道为啥很怕你家小闺女,全部躲起来……哦,原来是因为她太能吃,给它们吃怕了……”

狗头黄豆心想,真不愧是大佬的闺女。

靠吃,也能在陌生的地方吃出一条血路!

封爻微微皱眉,“吃这么多,她不上火?”

“检测完毕……大佬,可爱妹妹早就上火了,她觉得自己在以毒攻毒!”

封爻:“……”

池浅拿着一串烤猪肉,小嘴哧溜滑过去包嘴里,嚼嚼嚼,吃得香香喷喷。

“小驴,味道有点淡了,再多放点盐。”

“我不叫小驴……够了吗?”

“不错不错,假以时日,你必定能成为逐神之巅最优秀的厨子!”

白泽抬头挺胸,那当然,它可是神兽!

香味飘满了万兽渊的每个死角。

那些躲起来的异兽渐渐忍不住了。

池浅咬着肉串,悠哉悠哉地来了句:“小绿鸟,还躲呢,早看到你了,腚撅那么高。”

重明鸟:“……”

“树杈子中间那个老虎头,你也一样。”

梼杌:“……”

“那边的独角猫,再瞪我一会儿把你也给烤了。”

狰:“……”

好烦!

她到底能不能记住它们的名字!

小鬼真讨厌!

记住是记不住的,师父留给池浅的那本《万兽渊实录》,她到现在都还没翻开过。

毕竟是师父留的家庭作业,能在大人不在家的时候还乖乖写作业的,就不是熊孩子了。

这群异兽气得够呛,又不敢和池浅叫板,遂瞪着她身边的白泽。

“你堂堂一神兽,给个小屁孩当牛做马,真丢兽脸!”

白泽冷笑:“每天被她追着满山跑,你们就有脸了?有本事先打过她再说。”

群兽:“……”

它们那是打不过她吗?

那是怕她小胳膊小腿,被它们一脚踩死!

它们也是爱幼的!

这话放出去,大概会笑死修仙界一大片人。

谁不知道逐神之巅的万兽渊就跟个魔窟似的,修仙者御剑从上空飞过,都可能被暴怒的异兽攻击而死。

万兽渊的戾气能侵蚀神智,这些异兽在这里生活久了,自是脾性暴怒,每天都要忍受烈火烹油灵魂撕扯的痛。

脾气绝不会好。

只是……

某一天突然就变了。

池浅吃饱喝足,擦干净手,拿出师父给的碧玉萧。

师父让她每天都要吹一遍,说是对她有好处。

她也不知道有啥好处,反正吹个曲也不难,就当饭后助兴了。

就是便宜这群奇形怪状的猪了。

除了那些试图伤人并且没有开灵智的异兽,只要不太过分,池浅都不会对它们下手。

……这个过分,指的是像饕餮那样饿极了张嘴咬她脑袋那种。

云端之上,封爻提醒狗头黄豆:“录音。”

狗头黄豆:“……好的。”

池浅吹出来的曲子,怎么说呢,开头难听,中间难听,结尾更难听,仿佛要人命。

狗头黄豆感觉自己都快裂开了。

封爻黑眸微阖,伫立在云端静静地欣赏这曲天籁之音。

和他有共同语言的,还有那些异兽。

原本躲起来的异兽纷纷靠向那抹盘腿坐在草地上的娇小身影,心里防备,可眼里分明带着克制的亲近。

白泽趴在池浅腿边,惬意地闭上眼睛。

真好听啊。

好像听一辈子都不会腻。

池浅的音乐细胞,在修仙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一曲还没吹完,吃太饱的她趴在白泽背上,嘟囔一声后睡着了。

群兽未动,狂躁不安的灵魂得到安抚后,伏趴在草地上,晒着太阳也睡着了。

微风轻拂,青草芳香,群兽无意识地包围着最中间的小人,安静地睡了个午觉。

狗头黄豆拍了好几张照片,“大佬,你家小闺女真好啊。”

好像不管走到哪儿,她都有改变一切的魔力。

封爻唇角微勾,“嗯。”

“大佬,时间到了。”

“走吧。”封爻最后看了眼小崽子憨萌的睡颜,袖口绷带探到下面,轻轻挨了下她的喉咙。

睡梦中,池浅感觉到上火的嗓子不疼了,咂咂小嘴,睡得更香。

白泽耳朵动了动,睁开半只眼,脑袋被池浅揉了两下,很快放松警惕又睡过去。

狗头黄豆调整着时空穿梭的数据,问:“大佬,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封爻垂下眼,“回去。”

小崽子该起床吃晚饭了。

一天天就知道睡觉。

狗头黄豆:“好的……咦?大佬,您在备忘录里写的寒假旅行是什么意思啊?您要带小闺女出去玩?您提前跟她外公商量了嘛?”

封爻下意识回:“还要商量?”

狗头黄豆沉默了一会儿,“难道,您打算直接把孩子偷走?”

“……没有,只是忘了。”

封爻看一眼备忘录最新一条,黑眸骤然温和。

小乌龟烟花,已经准备好。

现在,他该回家了。

——番外完。

推荐本书